洛阳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中国不会大开闸门救“钱荒”
http://zchenhaiyun.com.cn  2019/12/23 21:23:27  

 继6月26日央行发布维护货币市场稳定的公告后,央行行长周小川28日针对当前金融市场的“钱荒”问题再次表示,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着力增强政策的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适时适度地进行预调微调,一方面要引导金融机构保持合理的信贷投放,另一方面也将综合运用各种工具和手段,适时调整市场的流动性,保持市场的总体稳定。对此,专家认为,“钱荒”所表现出来的流动性紧缺是资金在金融体系自身循环的表象,因此央行不会大开闸门放水式地简单救市,而应该逐步推进金融市场的改革,引导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上。

  “钱荒”不是钱少而是没有用好

  6月以来,“钱荒”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经济中最热门的关键词。尤其是在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再次全线暴涨,创下惊人的13.44%的历史新高,这使得原本最不缺钱的银行居然出现了借不到钱的情况,一时间“钱荒”开始在金融市场蔓延。

  为什么金融市场会闹“钱荒”?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看来,把此次“钱荒”定义为“金融恐慌”更为恰当,其根本原因是当前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走入了极端的困境,实体经济出现冰火两重天的罕见格局。一方面,民营经济体找不到投资方向,投资无门,转而把大量的现金投资于金融体系和理财产品,导致了金融体系信用盲目扩张;而另一方面,十八大前后新上任的地方官员却干劲冲天,对项目融资表现出火一般的热情,他们所依赖的融资渠道主要是正规的金融中介机构,包括银行、信托、债券市场等。

  “于是,在当前冰火两重天的境地下,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社会融资总额迅速上涨。”李稻葵表示,但是这种正规渠道的融资并不是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主体,由于固定资产投资是GDP增长的最大拉动力量,所以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即社会融资总额不断创下增长幅度和总量纪录,而宏观经济增长速度却持续下滑。这对矛盾的最后结果就是银行打光了子弹,资金开始告急。因为宏观经济在减速,大量企业利润在下降,这又反过来使得相关企业难以偿还以前的贷款。这种情况下,银行等其他金融中介机构必须要用新贷款覆盖已经到期、不能偿还的旧贷款,掩盖几年前不良贷款的漏洞。而这就是当前金融恐慌的深层次原因。

  开闸放水无异于饮鸩止渴

  面对“钱荒”,银行等金融机构一直期待央行会像以往一样要钱给钱,解救他们于危难之中。但这一次,央行袖手旁观的态度让他们大跌眼镜。

  “央行之所以不愿意这么做,是不希望给商业银行以央行会兜底所有问题的预期。” 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认为,央行有能力解决个别机构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能是简单的给钱。如果央行开始宽松,所有的银行都会去效仿,这样就会把风险越做越大,到最后钱被商业银行赚了,问题却留给央行来兜底。因此,央行不能支持金融机构大搞表外业务,也不能容忍资金空转不去支持实体经济。

  “开闸放水救市只能是饮鸩止渴。” 李稻葵表示,如果央行放水救市,给银行注入流动性,这种策略当然是立竿见影,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能短期内缓解金融机构资金不足的压力和金融市场的恐慌,经济增长仍无法保障。而金融机构拿了新钱也只能继续填补不良贷款的漏洞。由于不治本,新的一轮金融恐慌迟早会到来,而且会以更大的力度爆发。

  货币政策不会大放大收

  从过去市场一缺钱就放水,到现在收紧钱袋不松口,金融市场对央行态度的转变显然还没有完全适应。然而在专家看来,“钱荒”事件并不意味央行货币政策从大放转向大收,央行也一再表态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研究员巴曙松表示,银行间市场利率大幅波动,并不意味着宏观政策基调的趋势性转向。从目前趋势看,宏观金融政策操作,开始从应对短期经济金融频繁波动的脉冲式政策操作中逐步淡出,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并没有变化,只是不再因为短期的经济回落,而盲目匆忙扩张货币,也不会因短期市场波动而大幅收缩。

  “降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在未来流动性变化的情况下,央行会增加他的灵活性、针对性,适时适度预调和微调。

 


相关阅读:
cs-xdfz.com cs-xdfz.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