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教师推销编书被学校制止 回应:锻炼同学表达能力
http://zchenhaiyun.com.cn  2020/1/3 2:38:02  

  12月16日,宜宾学院多个学生在微博发文称,该校“公务员考试”选修课的教师郭五林在QQ群里发布消息称,凡购买其编写的申论教材的同学,每买一本书期末考试时加5分,每人最多可以加20分,由此引发众多同学不满。

  昨日,郭五林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不是让同学一人买四本书,而是让学生帮忙卖书,为了锻炼其表达能力,提升公务员考试面试技能。宜宾学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就上周五要求郭五林老师停止加分做法后,昨日学校在会议上决定,要求郭五林老师提交书面检查,其他处理意见等校长回复后再确定。

  老师课堂推销 称买书考试时加分

  近日,四川宜宾学院学生在微博上反映,“公务员考试”课的老师在“宜宾学院2017年公考班”群里发通知称,凡购买了《申论三级飞跃法》教材(30元/本)的同学,加平时成绩5分,而且每销售1本此书加5分,最高可加20分。

  该校王同学告诉记者,这门申论课为选修课,且是网络教学,所有同学通过老师分享的视频学习,并在QQ群里分享有关课程信息。其授课老师是文学与新闻学院的教授郭五林,全校共有230个学生选修了这门课,“这门课应该是两个学分,我们大一期末时随意选的,也没注意是网络课程的形式。”王同学回忆。

  据该校多个同学反映,该选修课程9月4日开课,课表显示每周五一次课。“第一天上课时,我们见到郭老师,他给我们介绍了课程内容,还推荐自己编写的《申论三级飞跃法》教材。中途在课上播放推销某白酒的视频广告,让我们帮他拉赞助,说低于一万元的赞助费就算了。”王同学称,当时同学们都表示吃惊,不太理解老师的做法。

  在学生曝光的聊天记录截图中,郭老师说明期末考试成绩实行20+20+60的计数算法。其中20分为抄书部分,另一个20分为买书售书部分,60分为考试成绩。

  令大二的李同学最为不解的是,郭老师开始称自己手里只有30本教材,让学生合伙购买后,要求每个人再抄写一份,也不让复印,之后又说买书算作考试成绩。“现在哪里还有这么教学和考试的?”李同学称,当时群里许多人表示不满和抗议。

  学校称已要求当事老师写书面检查

  昨日下午,宜宾学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就此事回复新京报记者称,郭五林老师让学生买书加分的做法属个人行为,违反教学规定,学校在调查后,已进行严肃批评,让其停止买书加分的做法,并向学生致歉。学校内部会议讨论决定,将要求郭五林教授上交书面检查,之后还有一些书面处理意见,在等待校长回复后,再予以确定。

  关于这门课程的网络教学做法,该负责人称,该门选修课是2016年第一次开课,作为教学改革试点课程,规范性还不够细致。开设课程之初,郭五林教授在提交的教学方案中提出:将讲述课程基本内容、要求;提供纸质、视频资料供学生自学;在其开设的公务员申论培训平台上为学生解答疑问,展开交流;开展5次集中培训指导、讲座报告。“据了解,这些教学方案也都实施了。”

  ■ 对话

  当事教师:卖书锻炼同学表达能力

  买书加分事件发酵后,昨天下午当事教师郭五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他称初衷并不是强行学生买,是为学生考虑才这么做,他说公务员课程考试可以锻炼同学们的语言表达能力,20分加分项算面试成绩。

  不买书也不影响

  新京报:这项买书加分的规定是如何制定的?

  郭五林:我开课之后,和五个选定的课代表商量过这个方案,他们都觉得挺好,没有异议。就让他们通知下去买书加分的期末安排。

  新京报:为什么让学生买书?

  郭五林:如果学生不愿意买教材,上课没有书也不方便,这本书定价38元,我让学生卖30元,我再给他们返10块钱红包回去,这样他们卖3本,就是30元,教材费就赚回来了,不是强行要求买四本书,也是为学生考虑才这么做。

  新京报:这么做的初衷是什么?

  郭五林:公务员考试分三部分,申论、行测和面试。我让他们帮忙卖书也是锻炼同学们的语言表达能力,期末那么多人进行面试考试也不现实。把能否卖书作为评价标准一举两得,所以20分的加分项也是算作面试成绩。

  新京报:是要求同学们必须买书吗?

  郭五林:不是硬性要求,不买他们考试也能及格啊。我的课件都上传在群里,不买书也可以学习。

  新京报:为何把抄书算作平时成绩?

  郭五林:对,平时成绩包括抄公文。公务员课程不像其他学科要求创新,公务员考试的文风和思维就是固化的,抄书能够帮助他们形成符合考试要求的定式。

  和学生缺乏沟通 有些误会

  新京报:你认为这种方式妥当吗?

  郭五林:我长期从事这方面工作,之前出版过六本申论方面的书,这次是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的学生都能考七八十分,成果是很高的。

  新京报:学生们都是什么反应?

  郭五林:有人赞成,也有个别一两个同学反对。

  新京报:后来为什么取消这个决定了?

  郭五林:这几天一直有媒体介入,我看到有报道之后就立刻在群里宣布取消了。

  新京报:学校知道这件事吗?

  郭五林:这是我个人行为,与学校无关。但事情发生后,我和领导汇报了情况,也和宜宾舆情办解释了,他们都表示理解,没有再追究此事。

  新京报:以后决定怎么安排教学和考试内容?

  郭五林:我觉得可能是网络课程的方式,让我和同学们缺乏沟通,有些误会。以后这种课可能我也不接了,具体考试安排的改变还是我和学生的事情,不便透露。

  ■ 追问

  教师这种行为是否合法合规?

  专家称属于变相强制,应追究老师的责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郭教授要求学生买书加分的做法明显违规。《教师法》第八条第五款中关于教师应当履行的义务有明确规定: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郭教授向学生推销自己编著的参考书,并与考试或总评成绩挂钩,学生不买就等于受到惩罚,属于强制要求学生购买参考书的行为,而考试内容使用了自编参考书的内容也属于变相强制,应追究老师的责任。

  熊丙奇表示,推荐自己的参考书是可以的,但是学生是否购买,老师不能干涉。

  记者注意到,近些年,学校老师推销售卖自己著作的情况时有发生,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称,中央民族大学一名副教授向学生强制售卖自己编著的书籍;另有不少高校学生称,每到开学之际,许多课程的任课老师都会向学生推荐自己编写的教材。老师多数以自己编写的书籍与考试内容比较相关为由,变相要求学生购买。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学校考核、评价教师的体系对教师有编写教材的要求,大学教师多数都要参加项目课题,参与教材和学术出版物的编订,作为考核参考要素。教师编写的教材内容多数是重复且没有学术贡献,且不少是教师自己出钱请出版社帮忙印发,所以可能存在要求学生购买的现象。

  熊丙奇称,每个高校都应该有教师伦理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相应的规范,管理和调查教师的违规行为。现在这块的机制不完善,所以高校里教师一些违背师德,扰乱正常教学秩序的行为常有发生。

  记者注意到,2014年7月,教育部发布《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为教师划定的“红六条”中指出,严禁通过向学生推销图书、报刊、生活用品、社会保险等商业服务获取回扣。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蕾 实习生 邱碧漪
相关阅读:
ashylm.com ashylm.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